中国税务学会有限公司

登录 | 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微博 微信
  • 学术交流

    税制改革

    地方一季度财政收入增速普遍回落 收支矛盾如何解决


    2019-04-26 11:04:00 | 来源:第一财经 | 作者:

      财政收入是判断宏观经济运行情况的一个重要指标,其中税收收入更是经济“晴雨表”。记者查阅各省份今年一季度财政收支情况发现,各地财政收入尤其是税收收入增幅普遍回落,包括经济活跃的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和一些财力雄厚的东部省份,而贵州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滑5.2%.这一情形在近十年中少见。

      尽管产业结构、经济发展情况不同,各地财政收入增速快慢不一,但增速回落的共同原因之一是经济下行大背景下受到减税降费的影响。

      随着2万亿元减税降费主要政策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正式实施,财税专家预计,地方财政收入将受到更大冲击,地方财政收支矛盾将更加突出。为了缓解财政收支矛盾,地方将多渠道增加收入,压减不必要的支出,过紧日子。

      财政收入增速回落明显

      财政收入不断做实和提高质量后,成为市场观察经济运行的非常关键的指标。由于东部省份贡献了全国一半以上的财政收入,因此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首先,从北上广深的财政数据来看,无一例外,一季度四地财政收入增速纷纷回落,保持低速增长。

      具体来说,北京市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2.1%,增幅同比回落3个百分点;上海市同比增长3.3%,增幅同比回落2.9个百分点;广州市同比增长3.3%,增幅同比回落7.2个百分点;深圳同比增长5.7%,增幅同比回落1.6个百分点。

      东部财政实力雄厚的江苏财政收入增速也明显回落。一季度江苏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7.2%,增幅同比回落3.5个百分点。其中一季度税收收入同比增长5.9%,增幅回落更是高达12.6个百分点。

      浙江和河北的一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均高达13%,远远高于其他省份的平均增速,其中河北的增幅比去年同期还有所增加。但最为核心的税收收入增幅浙江回落了3.4个百分点,河北则比去年同期大幅回落了15.5个百分点。

      中部不少省份也面临同样的情况。比如,湖南一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3.15%,虽然增幅较同期略有回升,但税收收入同比增长仅1.7%,增幅同比回落高达约19个百分点。

      西部省份财政收入形势也较为严峻。四川省财政收入是西部省份中规模最大的,一季度四川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8.2%,增幅比上年同期低3.9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增幅较上年同期回落10.2个百分点。

      重庆一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增长2.7%,增幅比去年同期回落6.4个百分点,其中税收收入增速更是较同期回落9.4个百分点。

      此外,贵州省一季度全省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同比下降5.2%,这十分罕见,去年一季度贵州同比增长13.4%.

      财政部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本级收入28318亿元,同比增长6.8%,增幅比上年同期回落了2.3个百分点,是近十年来同期数据的第二低位。

      减税降费叠加经济下行

      为何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普遍放缓?中国政法大学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施正文对记者分析,税收增长是以经济增长为基础,经济增速放缓是导致地方财政收入增速放缓的关键原因。

      2018年一季度,全国经济增速为6.8%,今年一季度这一数字同比回落了0.4个百分点至6.4%.

      除此之外,辽宁大学地方财政研究院院长王振宇对记者分析,减税降费力度加大也是地方财政收入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当然各省经济发展和产业结构不一,受前期收入基数等因素影响,各省收入放缓情况也会有所不同。

      施正文分析,四大减税政策影响了一季度地方收入,包括去年5月1日实施的增值税减税政策,这体现在今年一季度增值税收入增速放缓;今年1月1日全面实施的个人所得税减税政策,带来个税收入负增长;地方政府今年1月1日实施的减半征收“六税两费”(即资源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房产税、城镇土地使用税、印花税、耕地占用税和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政策。“六税两费”收入占地方财政收入比重较大,因此地方财政收入直接减少;最后还有今年1月1日起,针对小微企业实施的企业所得税和增值税优惠政策。

      施正文还表示,除了减税降费政策力度加大外,在征管方面,税务部门将减税降费作为一项任务在落实,从财政收入减收上也能体现减税费政策落地有成效。

      记者近期跟地方税务官员交流时发现,减税降费的确已经不再是一项宏观经济政策,税务干部通过优化服务来确保减税降费政策真正落地。

      收支矛盾如何解决

      从各地披露的一季度的月度数据来看,财政收入增速放缓呈现逐月加大趋势。比如,四川今年1至3月收入同口径增幅分别为9.5%、8.5%、8.2%.

      而真正的减税大潮4月份之后才开始。今年2万亿元减税降费政策核心是增值税减税和社保降费。其中,4月1日增值税税率大幅降低,5月1日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费率正式下调。

      “这意味着第二季度开始,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将进一步放缓,收支矛盾会进一步加大。”施正文说。

      当然除了一般公共预算之外,随着房地产市场的逐渐降温,土地溢价率下降,地方政府依赖的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也呈负增长(一季度下降约10%),一些地方财政压力加大。

      不少地方财税部门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出台的减税降费政策对地方财政收入冲击非常大,地方收支矛盾前所未有。

      从一季度财政数据来看,同一个省份下地方财政收入减收形势差异较大,因此减税降费后传导给地方的压力也不同。

      比如,重庆市下辖的39个区县中,某区县一季度一般公共预算收入增速高达约45%,某区县下滑约37%;江苏省下辖的13个城市中,收入增速也从1.7%至12.9%不等。

      地方为了缓解收支矛盾,一大策略就是加快发行地方政府债券来筹集收入。

      财政部数据显示,一季度发行地方政府债券14067亿元,而去年同期为零。这笔钱地方政府主要用于在建项目,重点投向棚户区改造等保障性住房、铁路、公路、城镇公共基础设施、“三区三州”等重点地区脱贫攻坚,以及污染防治、乡村振兴、水利等领域重大公益性项目。

      除了加快发债筹资外,地方政府一般也会通过培育税源,优化营商环境,加强征管打击逃漏税行为,确保财政收入应收尽收。

      施正文表示,地方政府也会动用自己的存量利益,通过增加国企利润、加大调入预算稳定调节基金来筹集收入从而应对减税冲击。

      对于中西部欠发达地区,应对减税降费冲击需要依赖中央财政转移支付。

      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郝磊表示,今年中央加大对地方转移支付力度,增强地方财政保障能力。2019年,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安排75399亿元,增长9%,是近年增幅最高年份之一,增量为历年最大。